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21:30
周六至周日 :9:00-22:00

联系我们


首页 > 健康食品 > 正文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
作者: 时间:2018年07月29日 关键词: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商场如战场,优胜劣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头发花白的朱新礼最近遇到两个大麻烦。

一、违规借贷42亿元遭港交所介入调查;

二、是公司超110亿元的债务压顶被曝出。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前者如果处理不好港交所可能会启动退市程序,后者直接关系企业生死存亡。

号称“中国最大的果汁企业”汇源果汁,已连续在港交所停牌近4个月,而本该早就披露的2017年年报却多次延期,至今未发布,股票也继续停牌。

自2011年以来,汇源果汁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一直在-2亿元~-6亿元之间徘徊。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负债总额却在逐年增加,截至2017年6月底已达115.18亿元,债务压顶,“果汁大王”朱新礼错过了什么?

而摆在眼前的是,本月底两笔债券需要朱新礼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这意味着如果债务逾期,老朱必须兜底。

在过去的2017年,汇源果汁艰难扭转连续亏损局面,这又给这家老牌果汁企业来带新的难题。

这几年,汇源果汁裁员、卖资产,请出原金螳螂的吴晓鹏出任CEO维持着国内中高浓度果汁第一的行业地位,但市场占有率已大幅下滑。

虽然朱新礼已尽力想将企业拉回正轨,面对接踵而至的难题,66岁的他还有多少回旋余地?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汇源果汁超110亿债务压顶,“果汁大王”朱新礼错过了什么?违规借款42亿元,竟无人说不?

汇源果汁借给北京汇源42.75亿元的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今年3月29日把上市公司的资金借给朱新礼持有绝大部分股权的北京汇源,相当于从境外公司给境内公司借钱。

本身就具有一定复杂性,何况还是一家上市公司,且两家公司的实控人都是朱新礼。

蹊跷的是,这笔巨额借款,没有经过上市公司董事会、没签协议,亦没有对外及时披露,转得不声不响,对于任何上市公司来说闻所未闻。

在借出这笔巨款时,汇源果汁董监高鲜有人发声,均没能阻拦这次重大财务违规。

1、公司董事会成员中,朱圣琴是执行董事、副总裁、朱新礼的女儿,负责董秘办公室等具体事务;

2、已在6月离职的崔现国是公司原执行总裁;

3、鞠新艳是公司生产副总裁、执行董事,其他几位非执行董事都是在公司各自领域的专业人士。

事发后,公司及时停牌,并公告董事会就此采取的必要行动及步骤,包括但不限于为有关董事及本集团管理高层提供关于监管及遵守规定的额外培训及外聘遵例顾问云云。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公司已收回全部借款及利息共42.82亿元,港交所已在6月份介入,弄不好还真会启动强制退市程序。

2017年,公司负债率为51.77%,相比2016年末负债率48.86%,一年时间上升2.91%。

在这种情况下,汇源果汁在2017年营业收入达53.82亿元,净利润1.35亿元,业绩扭亏向好的同时,公司债台越筑越高。

从2014年开始,汇源果汁的负债规模逐渐开始攀升。

2014年至2017年,其负债规模分别为65.35亿元、76.62亿元、99.95亿元和114.03亿元。

这些,都是公司多年极速扩张留下的后遗症。

汇源果汁超110亿债务压头,“果汁大王”朱新礼错过了什么?

2007年,朱新礼将汇源果汁推向资本市场,融资24亿元就开始大肆扩张规模,汇源果汁相继投建多家工厂,以及深入上下游展开并购。

产能利用不足以及固定资产折旧等原因,不断吞噬着企业利润。

2008年,公司销售和毛利首次出现负增长,当年上半年销售额下滑5.2%至12.94亿元,毛利润下滑达20%以上至3.67亿元。

2009年,公司业绩一路下行,2012年出现首次亏损,到2015年亏损2.29亿元,亏损黑洞进一步增大。

2013年前后,朱新礼陆续抛售出12家子公司,用28亿交易额来弥补亏空。

2013年是公司最困难的时期,全靠变卖资产脱困,在当年,就出售上海、成都工厂获得收益4.26亿元,当年获得政府补贴3.37亿元。

公司也在人事方面压缩支出,朱新礼毫不手软的将员工从2014年的1.77万人,裁减至2017年上半年末的3965人,裁员幅度将近80%。

1、重拳裁员让汇源果汁大幅减少人员开支,2017年销售及营销开支由2016年上半年的7.83亿元下降至2017年同期的5.77亿元,一年减少2.06亿元;

2、2016年上半年同比2015年,这笔开支减少2.83亿元,主要是雇员福利开支减少。

节流未能开源,公司债务问题未得到根本性改善,2017年财务数据截止去年底公司负债总额114.03亿元。

汇源果汁超110亿债务压头,“果汁大王”朱新礼错过了什么?

汇源果汁的高浓度和中浓度果蔬汁仍在国内市场是领头羊的地位。

汇源果汁百分百果汁及中高浓度果蔬汁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5.8%和35.3%,而上年同期这组数据是60%和39.4%。

一年之内市场占有率大幅下降,有行业竞争的关系,更重要则是汇源果汁自身原因。

汇源果汁超110亿债务压顶,“果汁大王”朱新礼错过了什么?

目前汇源果汁有至少17个系列产品,涉及的高、中、低浓度果蔬饮料,是公司业绩的主要来源。

后来汇源在果汁产品方面新推出了冰糖葫芦汁、百利哇、早啊混合果汁等新品,涉足鸡尾酒、普洱茶等领域,市场反响平平。

目前,只有百分百果汁产品还苦撑着公司的业绩。

2017年中报显示,百分百果汁产品营收10.36亿元,占比营收的37%,这款产品在2016年实现营收20.17亿元,占比当年营收的35.14%。

汇源果汁的产品停留在后继乏力的状况下,2010年,公司斥资50个亿历时1年研发出新型碳酸饮料品牌果汁果乐,不知道现在是否已收回成本。

从2011年起,汇源果汁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与此同时公司负债却不断增加,截至2017年6月底已达115.18亿元。

今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表示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北京汇源借出42.75亿巨额贷款,而这一过程竟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

不久后的4月3日上午,汇源果汁发布停牌公告,至今,公司原定于3月29日发布的2017年业绩报告仍未发布。

6月12日,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三档至Caa1,惠誉评级也将汇源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B下调至CCC+。

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其未能在2020年1月底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

意味着,汇源果汁可能被迫ST,从港交所退市,这些“不寻常”的走向,被业内人士一步步深挖,最终进一步曝出了这次超110亿元的巨额债务。

高企的负债率,或与其9年前错失可口可乐天价收购有关,更为关键的是暴露其背后的盲目扩张后果。

果汁销售及营销开支迅速增长,不断精简裁员,但业绩不见好转。

虽然高浓度和中浓度果蔬汁仍在国内市场是领头羊的地位,但2017年一年之内市场占有率大幅下降。

产品变得单调后继乏力,只有百分百果汁产品还苦撑着公司的业绩,2013年前后,朱新礼陆续抛售12家子公司获28亿元用以缓解亏损状况。

北京汇源饮料是汇源果汁控股股东朱新礼旗下的公司,但并不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因此属于关联交易。

长期以来,“果汁大王”朱新礼的众多亲属均在公司内部任职。

汇源果汁是不少80后儿时最喜欢的饮料之一,至今仍是大众餐后饭余一道常见的经典饮品,但近几年其行情颇显黯淡。

汇源果汁债务压头,汇源果汁总市值为53.97亿港元,市值同比上市时亏损120亿元,其市净率仅为0.45倍。

7月16日,汇源果汁正式任命吴晓鹏为集团行政总裁,预计上任不久后会有融资的举动,或将带领汇源果汁走向轻资产化的战略,甩卖资产解决当务之急。

从2011年开始,汇源的销售活动就基本不赚钱了,如果看扣非净利润,汇源已经连续6年亏损。

1、2011年政府补贴为2.01亿元,占净利润总额的64%;

2、2012年和2013年政府补贴的额度甚至超过净利润总额;

3、2013年,汇源果汁的年报虽然显示业绩净利2.35亿元,但扣除出售成都和上海工厂的收益4.26亿元和政府补贴2.23亿元,汇源实际业绩仍为亏损;

4、从2013年起,汇源基本上每年都会卖出一部分厂房设备回血;

5、2013年前后,汇源出售了12家子公司,2015年又出售9家工厂;

6、2017年,汇源又向银行及其他机构借了45亿,拆东墙补西墙。

从2006到2017年,汇源厂房买设备,资产规模和营收逐渐上升,而净利率却呈走低态势,且已经越过了亏损的底线。

业务不赚钱,汇源没有足够的利润偿还利息,汇源没法自己造血,汇源只能靠融资和出售资产维持企业运作。

2017年同样如此,在未经审计财报中汇源的净利润为1.35亿,但这里面有1.3亿是为融资收入,0.3亿为政府补贴。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15-2020海果汇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