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21:30
周六至周日 :9:00-22:00

联系我们


首页 > 健康食品 > 正文
桃子大王刘光战越战越勇
作者: 时间:2018年08月02日 关键词:

美国有个股神,中国有个桃神,高手在民间,话说三国时代的赵云,字子龙,生逢乱世,自小深感民怨深重,立下大志,要成就一番宏图大业。
赵云秉承一身正气,惩恶除强,又在机缘巧合之下练就了一套精妙枪法,披靡沙场,无往不利。
赵云在赢得众多的仰慕与赞许的同时,也为他招来了诸多的嫉恨,夏侯轻衣为东郡诸侯夏侯杰之女,投靠常山表舅袁涣时结识了赵云。
他们二人彼此钦慕,却招来了心胸狭隘的袁涣长子袁怀和轻衣大哥夏侯恩的嫉恨与迫害。
赵云在他怀才不遇的处境中积极求索,意外从母亲口中获知了赵家与夏侯家在上一辈结下的生死仇怨。
在家族仇恨和儿女情长的历练中,赵云终于参透了恩怨,找到了赏识他的明主刘备。
自此,他手执长枪,驰骋沙场,刘备与曹操争夺汉中,黄忠于定军山斩夏侯渊,曹操亲领大军至汉中。
一次,曹军运米至北山下,黄忠领兵去夺取,过时未还,赵云领少数骑接应,中途突然和大队曹军遭遇。
赵云毫无惧色,突击其阵,将敌军打散,赵云且战且退,曹军又汇合起来,追至赵云营寨。
赵云入营之后采用空营计,大开营门,偃旗息鼓,曹军怀疑有埋伏,不敢进攻,急忙退走。
这时赵云令军士齐击战鼓,鼓声震天,并用劲弩在后面射击曹军,曹军惊骇,自相践踏,大败而走。
第二天,刘备来到赵云营寨,察看昨天作战的地方,不禁称赞说,子龙一身都是胆啊!
于是大摆宴席,作乐喝酒欢娱直到天黑,军中将士亦称呼赵云为虎威将军。
美国有个股神,中国有个桃神,高手在民间,如今,萧县出了个桃子大王刘光战越战越勇。
桃神刘光战,不怕失败,不怕饿肚子,不怕蚊虫叮咬,寒来暑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桃看得跟自己的性命一样。
刘光战的桃园面积有2800多亩,品种达上百个,按照软硬程度不同,可以分为软桃、半不软桃和不软桃。
刘光战声称他的不软桃用脚踩都不会烂,150多斤重的刘蜜站在桃子上一点事都没有,十成熟的桃子都不软。
一般的桃子成熟之后必须马上采摘销售,否则几天之内就容易变软烂掉,不软桃却可以在树上挂一个多月,大大延长了销售期。
不软桃是刘光战的主打产品,在他的桃园有33个品种的不软桃,他对桃的感情很不一般。
刘光战的表嫂朱翠萍说,我老表这个人,他拿那个桃子就跟自己的命一样。
刘光战表示,这个一年365天天天就是这事,这个是第一,我跟媳妇说我把桃放在第一,她就跟我吵架。
刘光战种了18年桃,四年前他还是个靠天吃饭的普通果农,然而现在,他却打造出了一条从育苗到种植、销售及深加工的全产业链。
2016年销售额三千多万元,种植面积也从300多亩猛增到了2800多亩。
刘光站家境贫寒,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但他始终有一个信念,要创业,要做一番事业。
条条大路通罗马,行行出状元,别人上学上好了有工作,刘光战就想一辈子干出一件事,要干一个事,要干成一辈子的一个事业。
万事开头难,种桃是当地的传统,在经历了摆地摊、开商店都没有赚到钱之后,刘光战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家的几亩果园上。
桃三杏四梨五年,三年才能成型,第四年才能丰产,刘光战有了一个在别人看来是胡闹的想法,他要让桃树两年达到丰产。
就像每个人都要理发,有自己的发型一样,桃树也要剪枝修型才能结果,对于种植户来说,三年成型四年丰产是不可能改变的规律,但刘光战却等不及了。
等不及,想让它见效更快一点,干啥事性子比较急,越是别人说认为不行的,只要刘光战感觉行就想试试。
2002年,刘光战流转了70多亩地,一部分种桃树,一部分培育桃苗,他和村民签订合同先赊欠地租,到年底卖了桃苗再交钱。
接下来的种种举动却让刘光战成了全村人的笑柄,别人家的桃园树与树之间留有足够的生长空间,每亩大约30多棵树。
刘光战居然每亩地种了330棵,比别人每亩多种近十倍的桃树,密密麻麻的桃林,一般人钻进去就晕了。
不仅种植密度高,刘光战还给每棵桃树都绑上了一根竹竿,对于这样的做法,村民们都表示,实在是看不懂。
那是种树,一个竹竿五六毛,你替人卖竹竿的赚钱,一个竹竿五六毛,都栽到300棵树也一二百块钱。
刘光战的母亲尹建芳表示,我说光战,人家都笑话你,你胡闹,人家都刨桃树,你栽什么桃树,你看人家笑话你,你光这样,他说你等着看,等他们见着桃就不笑话了。
刘光战说,刚开始栽都说我胡整,我胡整,我说长出来让你们看看 。
刘光战开始了一场与时间的较量,让高密度的桃园两年达到丰产,而之所以信心十足,是因为刘光站发现桃树本身长势很快。
即使按照传统的方法,也能在第二年就结出少量的果子,只不过老方法讲求先长树后修型,因此营养不能被及时吸收,再加上疏于管理才导致长势不快。
刘光战相信只要琢磨出一套精准有效的促长方法,就肯定能实现第二年丰产,有一样东西非常关键,那就是竹竿。
这个竹竿,就是栽的时候必须要用,就是边长树边长形,没有这个竹竿,那个树形是长不成的。
他的促长方法是从桃树发芽就开始修型,增加剪枝、施肥的次数,树型也修得比原来高很多。
就像城里了楼一样,你要有高度有立体感,它才有这个立体的产量,光有660平方,要是两米高,它没有那么高的产量,只有3米高产量才能高。
刘光站清楚要想打破传统没那么容易,为了掌握更多的技术,他拜访了很多专家,看了上百本书,并养成了随时写笔记的习惯。
随时想到的灵感,看到的东西想到的,必须记下来,不记下来,瞬间想到的最美好的东西就忘记了。
刘光战的妻子闫素红说,他就想什么东西他就写什么东西,写到墙上是激励自己每天去看过,每天睡觉看起来看,他就想办法怎么弄,压力相当大,就激励自己向前走。
到了夏天,桃园一片枝繁叶茂,刘光战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每一棵桃树,盼着硕果满园的日子早点到来,但这一天并没有如期而至。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2年9月,一连几天的雨让刘光战心急如焚,因为地势较低,桃园里的积水无法自动排出。
刘光站忙活了几天几夜,最终也没能改变整个桃园的桃树全部被淹死的结局。
刘光战夫妻俩连续奋战了几天几夜,把水搞出去了,但是树也泡坏了泡死了,淹到树苗好像七八十亩都淹死了,根都淹坏了,看着上面还活着,其实根已经死了。
连续的疲劳和桃树的死亡让刘光战夫妇二人痛苦不堪,高烧不退打了三天三夜的吊水。
一场大雨将刘光战的心血全部清零,赊欠农户的近10万元地租需要在年前缴付,除了借钱,刘光战没有任何办法。
都知道钱难挣,屎难吃,借钱也是难上难,不好借,不好借就写名单,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排名。
看谁最好借,最不好借,谁能借多少, 我就打勾,谁最好借的,就第一个问他张嘴借。
刘光战的表嫂朱翠萍说,就跟要饭的一样,以前他受的苦就不要说了,他的事有时候不能当着他的面说,你说他就难过他就掉泪。
一点点借,一点点还,刘光站终于赶在年前还清了地租的钱,但也背上了一身的债。
他的母亲忘不了,当时,儿子连两块钱的理发钱都拿不出来,他的头发都长到脖子了,就说光战,你不剃头成啥,最后去剃头了,剃完头说忘了带钱。
实际上腰里真没那两块钱,刘光战的老家,长满荒草的院子有他更多伤心的回忆。
有一天,他和妻子就在这里坐了大半天,商量着要去村里的商店赊一些面条回来,当时的情景刘光站现在回忆起来依然痛哭流涕。
家里吃的油盐酱醋什么都没有了,刘光战给老婆说,这怎么干,去赊去,你去赊去,他爱人说你去赊去。
本家婶子她以前借我的钱,正好正说着话呢,他就来了,我说你怎么来了?
他说给你送二百块钱,还欠你200块钱,俺就说俺没有问你要钱,你怎么知道俺缺钱呢,正好没有饭吃了,当时就赶紧那二百块钱就救命的钱。
一心想要做一番事业,结果却背上了一身债,桃子容易变软是品种本身的特点,无法改变,这个瓶颈打不破,就无法再扩大规模。
只能被市场牵着鼻子走,刘光战从一个快被淘汰的品种上找到了突破口。
这种桃叫做早熟有名,俗称一口扔,口感不好品质差,咬一口酸不好吃,随手扔了,所以就叫一口扔。
口感差,你要到市场上去买,你卖过马上就得走,不走人家顾客就来找你,吃了不好吃就不要了。
一口扔虽然口感很差,但有一个特点,硬,成熟之后放一个月都不会变软。
刘光战决定用其它口感好的品种和一口扔进行杂交改良,培育出又硬又好吃的桃,对此,很多人都不看好。
他们说不可能,你私人育种,你别说私人了,有的单位国家项目资金去搞,有的一辈子都搞不出来。
刘光战干事的办法,就是遇到什么问题,就想办法,总觉得总有解决的办法,困难没有办法多。
2010年,刘光战投资100多万建起了实验室,他到处奔波拜访专家,高薪聘请专业技术人员,历经三年,终于取得了成功。
用一口扔和其它的优良品种培育出的不软桃,由于硬度高,刘光站的不软桃可以轻轻松松地切片切丝。
两个都是不软的,黄的是离核的,熟透了变红的,还是不软能切丝。
原来的软桃成熟后几天之内就必须采摘,不软桃成熟之后在树上挂50天都不会掉落,即使摘下来也可以放半个月,销售期被大大延长。
如果说现在行情不好,我过十天再卖,晚卖十天也行,晚卖半个月也行,能沉住气卖,比软的桃每亩多卖几千块钱。
它不光不软,一个月里想什么时候卖,什么时候卖,没有风险,能让种桃的有话语权,有了主动权,刘光站开始迅速扩大规模。
除了自己培育,他还引进了很多其它的品种,在刘光站看来,品种的不断更新是事业发展的重要一环。
现在地果行情下滑比较快,每个品种的周期也都不超过五六年,价格就下来了,利用新品种,新技术,创造的效益更高更快更稳。
刘光战经常会把一些好的品种冻起来,即使不在成熟期,也可以向客户展示。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农户找到刘光站购买不软桃的桃苗,请教技术,他正在筹划成立合作社,带领种植户们抱团发展。
刘光战举办吃桃子比赛除了推广桃子,也希望种植户之间能有更多的互动,为成立合作社做准备,他还为获胜者准备了丰厚的奖品。
抓紧抓紧,四箱六箱八箱十箱,一等奖吃得又快又多,奖励黄桃罐头十箱。
这些罐头都是刘光战自己的产品,2016年,他投资800多万建成罐头生产车间,深加工之后的产品利润比鲜桃增加了一倍。
所有的原材料都来自他自己的基地,从育苗,销售再到深加工,刘光战打通了一条产业链。
除了做罐头,他的桃子还被很多餐厅做成了各式各样的菜品,刘光站在在国家四A级景区皇藏峪附近流转了1200多亩地。
他要打造一座以桃文化为主题的乐园,第一期工程正在施工,准备建成有山有水有园,还有这里有吃有玩有住。
准备打造一年365天不断鲜桃,以前的桃从五月份到十月份有,只能吃上六个月,准备以后再延迟六个月。
2016年,刘光战鲜桃收入700多万,桃苗收入1200多万,罐头收入1000多万,总收入超过三千万。
正是这份痴迷让他找到了要干一辈子的事业,对于刘光站来说,桃能带来的已经不仅仅是财富。
你把它种上,开了一束花,结了满树果,你自己吃着或者送亲戚送朋友或者卖了钱,它是一切的来源。
刘光战看桃子住的棚,里面是个床,雨灾过后,刘光战在2003年用借来的钱完善了排水系统,再一次种上桃树,并住进了这个棚子。
下定决心,无论干什么要尽最大的努力,全力以赴,必须一心一意把事情做好。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刘光战白天晚上都守在桃园,到了夏天,除了酷热,难以忍受的还有无处不在的蚊虫。
进来几分钟就被咬了这么多包,很难想象,从抽出新芽到桃花盛开,再到长出果子,刘光战付出了多大的心血。
热的时候进来以后就是一身汗全透了,但是热是热,那个心更热,那心得舒服,因为那栽的树,栽的树长成啥样了,果子什么样了,特别是果子熟的时候,热感觉不热。
2004年6月,桃园迎来丰收,不到两年的桃树就结满了果子,四里八乡的人都跑来看热闹。
农户都有三轮车,都骑着三轮车一拉几十口子人都去看,头一年的树一棵树结了48个桃,都数过了。
从栽上到收桃16个月,刘光战实现让桃树两年丰产的目标,成功的味道甜滋滋的。
他把桃拉到徐州的水果批发市场销售给经销商,成熟期结束,刘光战赚到了十几万元,信心也更足了。
接下来的几年,刘光站用滚雪球的方式不断扩大规模,同时增加新的品种品种。
五个有四斤多,品种不同,桃子的果形、口感都不一样,渐渐地,刘光战养成了一个习惯。
随身带着水果刀,走到哪儿就吃到哪儿,一天能吃三四十个桃,必须尝出来桃长在什么地方的好吃,哪一个品种好吃。
什么时候施的肥,这个肥料对这个口感影响怎么样,这个第一手的信息必须得自己了解。
亲力亲为的试验、摸索让刘光战成长为了种桃的行家,产量不断增加,到2010年面积达到300多亩,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棘手的麻烦。
地上落的桃好好的就坏了,大部分品种的桃都有一个致病的缺点,那就是成熟期短,几天之内就会变软烂掉。
好好的就落了,还是青的就落了,落了以后就坏了,因为这个弊端,每年的丰收时节,本该高兴的刘光战却忧心忡忡,不仅仅是他,其它的种植户也都为此感到头疼。
这种情况是种桃最短板的一个问题,最棘手的一个问题,最头疼的一个问题,桃一熟就上火。
你种的说了不算买的说了算,他给不上价也得卖,要不过几天就坏了,桃就落了。
像过去传统的水蜜桃,当天摘,只要过一夜,第一天到市场,拉到南京或者拉到上海,当天销不出去,第二天软了,人们就不要了。
如今桃子大王刘光战越战越勇,有了新品种,再也不必提心吊胆,再也不愁桃子卖不上好价钱。
桃神刘光战从2000年开始,怀着一辈子一心一意只做一件事的目标,对培育桃着了迷,从自家的7亩地开始,进行搞引进、实验、示范,生产苗木、推广、指导等一条龙的服务。
本着对得起租地的、干活的、买苗的和自己发展能达到互赢的目的,慢慢地从7亩发展到20亩、70亩、100亩、300亩、600亩、1000亩、2300亩。
几十年如一日,不为外界所动,掌握桃树育种的核心技术和发展方向,2010年又开始了自主育种,主要选育永不软、极高产的韩国早熟有名做父本。
桃神刘光战成立了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刘套镇赵庄光战桃树研究所,亲自挂帅出任所长。
先后给春艳、春雪、春蜜、突围、中油4号、9号、13号做过杂交,培育出了光战1号、2号、3号、中秋红、战斧、极早黄金蜜、红肉突围、508春雪、中秋黄金蜜等新品种。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15-2020海果汇 版权所有